抖音创始人张一鸣的择偶观,老婆对创业多重要?


297 阅读 | 0 评论 |


张一鸣出生在闽西龙岩市,这里拥有红色景点——古田会议旧址,也拥有常出现在央视天气预报里的客家土楼。

36年前,张一鸣出生在龙岩市一个事业单位家庭,父亲从市科委离职后,去东莞开了家电子厂,母亲则是一名护士。

张一鸣的理性,大概从童年就已经种下了。在别人都玩玩具、过家家的年纪,他则在父母聊技术的氛围中长大。

小时候的他,就已经是个重度信息搜集者,据说读报纸连中缝信息都不放过。

高中时,他特别讨厌支酒精灯、倒试管之类的化学实验,因为觉得它们琐碎且危险。

危险,便意味着不可控,这也为其后来选择软件专业,并去做写代码这样可控性强的工作奠下了基础。

选大学时,从小没见过雪的张一鸣,使用了排除法。

他希望自己读的大学,最好在会下雪的北方;并且还得离家远,以免父母干涉自己;得是综合性大学,以免偏科;男女比例要平衡,这样方便找对象;以及要靠海,因为自己喜欢吃海鲜。

这样选下来,就只剩下渤海湾的大学,最后,他选了南开大学。

此为选大学。而选配偶,张一鸣用了同样的办法。

张一鸣的婚恋史,一如他的表情——寡而不淡。

他估计是大佬中少有的,一次恋爱就结婚的人。

大学时,因为修电脑,认识了初恋,并成功把初恋发展为妻子。

据《人物》杂志报道,他相中妻子后,就跑去给后者修电脑,还总在BBS上和对方聊天,但是表白后,女生立马拒绝了他。

可他丝毫不气馁,“继续修电脑、版聊、约出来玩,两个月之后有一次出游,两人牵着手(走回来)。”

对于择偶,张一鸣有着一套看起来很佛系的观念:“世界上可能有两万个人适合你,然后你只要找到那两万分之一就好了。就是你在可接受的那个范围,近是最优解嘛。”




张一鸣的老婆


张一鸣的父母,本就是创业者,如何进行团队的优胜劣汰是张一鸣和父亲的聊天话题,如此高的信息同频,那么大概率就不会存在父母不支持的问题。


张一鸣的老婆,是他大学的校友。理性的张一鸣曾说,他不希望在恋爱这件事上花太多时间。“世界上可能有两万人适合你,然后你只要找到那两万分之一,就好了。就是你在可接受的那个范围,近是最优解嘛。”


当他遇到他老婆后,就全力追求,虽然被拒绝也不气馁,继续追。最后拿下芳心,终成眷属。毫不耽误时间。


张一鸣的私生活如何,不得而知,但从他在微博上透露出的只言片语,可见他妻子的特征,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也是极其理性:


比如张一鸣和他老婆领证之后,一直没有补办婚礼没有拍婚纱照没有度过蜜月。张一鸣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很受感动,回家后跟老婆说:“我们也办个婚礼吧。” 张太说:“等有了小孩后一起举行。”



一开始张一鸣创业时,对于搞融资,搞团队也是困难重重。大家都听说过,张一鸣谈融资谈到失声,搞团队的时候,也有极其不解和自负的时候。在这个困难时期,张太也是他沟通的对象。


张太读了安迪.格鲁夫的传记,跟张一鸣讲书,说格鲁夫非常注重管理,摩尔是个科学家技术天才,诺伊斯是个融资PR的人。这样的团队搭配建议,对初创者张一鸣来说很有启发。


对于创业者角色应该干什么,张太有高度认知。她会监督张一鸣去做他应该做的事儿,而不是他感兴趣做的事儿。比如监督程序员出身的张一鸣,不能醉心于写代码。


配偶是人生的合伙人,他(她)的重要程度不言而喻。你拥有一个共进退的配偶,那么就事半功倍,你的配偶不支持不理解你,那么,可能要有多糟就能有多糟。


创业:离婚导火索之一


在《企业生命周期》这本书里写到,一旦一个创业者开启了一个项目,就意味着他对他身边的所有资源,做下了一个承诺,而要完成这个承诺,需要付出巨大代价,以至于他的私人生活都要开始承受压力。


创业要面对很多难题,这些难题往往是创业者准备不足的,如捉摸不透的客户,得寸进尺的供应商,咄咄逼人的投资人,磨洋工的员工等等,没有先例、制度、政策,也没有经验可供借鉴,每个决策都是一个先例,而从零开始做出决策需要充沛的精力。


为了得到资金来应付开支,就必须销售出去更多产品,而要销售出去更多产品,就需要有更多的资源来支持销售,这同样需要很多资金。为了有更多的资金,反过来又需要有更多的销售量。这种无止境的循环意味着创业者要长时间的工作,甚至经常要工作到深夜,不得休息。


如果丈夫不理解,他可能会非常生气,抱怨妻子:自从你有了孩子,好像我就成了一个不存在的人。


当丈夫逼迫妻子在自己和孩子中作出选择时,妻子会选择谁呢?不管是在全世界哪个地方,人们总是给出相同的答案:“选择孩子。”


刚刚创立自己公司的创始人,他们的感觉和这些新妈妈是一样的。孕育一家公司的耗时,甚至比怀胎十月的时间更长,公司一旦成立,他们的身心完全被这个新生的“孩子”所占据。


劳累一天回到家,他们依然沉浸在公司的服务和质量等问题中,或者满脑子都是公司的压力而引发的焦虑。当他们的配偶希望他们关心一下自己,这个身心俱疲的创始人甚至连话都不想说。他们的配偶则会大发雷霆,自从你有了自己的公司后,你心里就再也没有这个家了,我们在你眼里什么都不是,你心里只有你的公司。


如果他的配偶继续追问下去,谁会赢?是公司还是配偶?是的,你说得对,公司会赢。是时候离婚了。


创业者的配偶错误地把公司看作与自己展开竞争的第三者。


张一鸣的择偶观


2012年,张一鸣开始了今日头条的创业,这家刚刚起步的创业公司,需要团队全力付出以抢夺未来。他们也面临着同样的难题:家人和事业到底如何平衡。


在《什么样的择偶观才靠谱》一文中,给出了一些有趣的数据。大家在择偶过程中最看重的五个因素分别是:三观一致、道德品质、性格符合预期(相似或相反都算)、外形和健康。


一个显著的差异则在于,在外形方面,56.35%的男性显示出了更高的关注度(女性仅为30.05%)。男人比女人更看脸。


另分别有36.05%和34.48%的女性更关心对方的个人事业情况和照顾家庭的能力(男性相应的比例分别是10.96%和18.71%)。



但走进婚姻后,幸福的亲密关系并不是由事业状况和外形决定的。20.26%的人认为幸福的亲密关系需要伴侣能彼此欣赏,18.70%认为双方需要拥有共同语言、17.13%的人在意性格上是否合适。


这就矛盾了,你的事业状况和你的外形促进了我们走进婚姻,但是婚后合不合得来,却是另一码事。


我完全没有想到,你挣钱居然要付出这么多,以至于可以忽略我。这个结果是我不能接受的。我完全没有想到,你这么漂亮,但是居然不能理解我,这个结果也是我不能接受的。


经营一个家庭,本身就困难重重,而选择了创业这条路的家庭,挑战就更大了。创业者的择偶观,张一鸣的这两条建议,非常值得借鉴:


创业者的配偶应该是什么样的?


2011年,张一鸣招人一段时间后,有感而发,说,对于太安逸的家属,很想说,应该支持爱人的工作,共同奋斗才是乐趣,稍微辛苦才是幸福。


张一鸣转发了情感博主@琦殿的博文:


如果不把女朋友发展成知己,发展成玩伴,发展成同类,发展成战友,而只是把她单纯当作一个漂亮萌妹子“宠着疼着怜爱着小傻瓜摸摸抱抱着”,是没得长久发展可能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成天在微博里写“求爱爱求抱抱求呵护求宠溺其实伦家要的很简单”的蛋疼女子感情生活都不太和谐的原因。


张一鸣点评这段说:很快会腻,何况会老,并且没时间。


创业者的配偶,应该是知己,应该是战友,尽管分工不同,但在思想上,应该是同类。



不过总的来说,创业,就像唐僧去西天取经一样,发了这个愿,就要承受相应的挑战和痛苦。九九八十一难是必然的。


张一鸣当然有自己的价值观。他虽然像机器人,但他到底是一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的人。以上文的一个故事为例,十几年前他高考报志愿时的五个条件,并非都是冷冰冰的理性要求,所谓靠海能吃海鲜、冬天能下雪,无非也只是一个南方人的小执念罢了。

只不过在几年前,他一直坚持的是,价值观不应该影响产品。今天的张一鸣当然不会再完全坚持这样的态度,但TikTok在印度、巴基斯坦等地的各种遭遇,无疑也在启示尚未“不惑”的张一鸣:价值观这件事,值得思考的内容还有太多。

再例如,有时候,太快做出决策,也不见得是好事。

快速完成从收集信息到做最终判断的过程,是机器的特长,但不一定是人的优点。TikTok在面对美国政府施压时,最初快速的妥协决策就曾招致一些诟病。据媒体报道,其员工表示,TikTok像一个习惯听话的孩子,被吓坏后快速地做出了反应。


世界是混沌的,理解外部世界和人性幽微,相比单纯做产品决策,要复杂N个维度。波谲云诡的博弈,不断变化的形势,都是难以量化的。

张一鸣在人事方面的决策相对较慢,本身就反映出人事之复杂。但作为个人生活极度自律、简单的“道德状元郎”,张一鸣或许还需要一些时间,来更好地洞悉和驾驭这些“复杂”。

毕竟,当一家企业变得足够大,它要面临的就不仅仅是内部治理的“大公司陷阱”;还有无数个精明玩转“交易的艺术”的对手。这些对手演过的真真假假的戏,可能都比张一鸣看过的电影都要多。

在复杂面前,“慢”,本身或许应该成为一个重要的决策方法论。

多组与团队相关的故事中,带队伍的张一鸣,始终带有理工男特有的理性色彩。读完这些故事,也不难理解类似“火星视角”、“格局大ego小”词汇的由来。不过,如果将其与任正非的“灰度”理念对照,不难发现,后者对世界的复杂与人的“非理性”,要有更多一重的理解。

在这个算法时代,没有人会怀疑,张一鸣是位十分卓越的企业家。但要成为真正洞察人性的伟大企业家,张一鸣面前仍然有一条“少有人走的路”等着他。

点赞(0)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