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泊尔日增近万,珠峰沦陷: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 阅读 | 0 评论 |

尼泊尔正变成一个迷你印度。


根据英媒传来的消息,5月4日,在伦敦开幕的G7外长议会上,印度代表团检测出2例新冠阳性的病例,全员开始隔离。

印度外长苏杰生因为与新冠阳性病例有过接触,也不得不以线上方式参加会议。

然而,此前印度外长已经与G7外长几乎全员有过接触……


危。



印度现在究竟什么情况?竟然连最顶尖、代表国家门面的代表团都已经确诊……

在过去24小时内,印度新增412618例,新增死亡3982例。

累计病例,达到了2107万例。



在这个可怕的数字背后,是无数生离死别。

得不到救助只能静静等待死亡的患者,在火葬场排队等待的尸体,一切的一切都让疫情震中成为了真正的人间地狱。



瘟疫是天灾,但如此蔓延,却无疑是人祸。

即使这样生灵涂炭的悲剧发生在千里之外,也仍然让人心生寒意。

最恐怖的是,这个病毒,随着一次一次的变异,正在变得越来越可怕、越来越难以提防。


● 新德里进行封锁

5月4日,印度海得拉巴市尼赫鲁动物园的8头印度狮新冠检测呈阳性。

上个月底,动物园的护理员发现这些凶猛的狮子,也开始病恹恹,开始干咳、流鼻涕、食欲不振。

作为猛兽,它们每次收集鼻拭子样本都需要完全麻醉,但在印度这样的疫情状况下,园方并不敢大意。

这是印度第一次发现了有狮子新冠阳性。



印度的变异病毒,到底有多大的威力……现在,谁都说不好。

和最开始的病毒相比,现在的病毒的威力已经越来越大,甚至可能已经出现了免疫逃逸能力。

正因如此,才能够在印度部分地区已经有60%的人都感染过新冠且已经自愈的情况下,还再次流行起来。


不久前,又一个悲剧的消息传来。

美国传染病专家拉贾德拉·卡皮拉,在印度染疫去世。

3月底、印度疫情暴发之前回到印度照顾岳父,本来计划在4月第二周回美国,但他再也没能够回去。



这个事情之所以引起外界关注,是因为卡皮拉自己就是一个传染病学家,对新冠病毒颇有研究,多次发表关于治疗新冠的演讲。

更重要的是,他回到印度之前,已经在美国打完两针辉瑞疫苗。



这并不说明辉瑞疫苗对于变异病毒无效,因为卡皮拉自己已经年逾耄耋,心脏放过支架、长期有糖尿病。

任何疫苗的概率都不是百分百,也许这位老先生可能恰好是那不凑巧的百分之一;又或者他接种的时间过短,还没有形成足够的抗体。

但至少说明,即使有疫苗保护,也不能拒绝死神。




印度周边的几个东南亚国家,现在状况都不容乐观。

老挝从疫情以来一共只有60起确诊,但在过去一个月,新增确诊患者比之前猛增200倍。他们不得不举手投降,请求友国、邻国给予支援,提供药物和医疗器械。

泰国目前98%的新增确诊都是传染性强的变异病毒,人口密集的曼谷也发生了聚集性感染。



巴基斯坦虽然在4月中旬就禁止了印度通行,但也没能够完全把变异病毒挡在国门外,逐渐蔓延开来。国内感染病例数加速上升,每日确诊5000人,还刷新了日增死亡病例的记录。

现在,巴基斯坦90%的床位都已经被占据、氧气供应也已经不太充足。

他们已经出动军队帮助实施社交限制,中小学全面停课,也禁止了在五月开斋节的一切旅游。


但最严重的,还是尼泊尔。

和印度有1751公里边界线接壤的尼泊尔,已经完全沦陷。

去年第一波疫情暴发时,尼泊尔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边境关闭,但此后重新开放,并没有在第二波疫情暴发之前及时反应过来、切断联结。


于是,现在尼泊尔,变成了一个“迷你印度”。


从5月2日至4日,尼泊尔每日新增病例已经连续3天突破了7000例。

虽然和印度的40万日增相比,7000并不算一个很大的数字,可尼泊尔毕竟是一个小国家,他们人口一共不到3000万,却已经有了34万确诊。

如果按照每百万确诊的话,这个数字,并没有比印度好到哪里去。

  

● 紫色是印度,绿色是尼泊尔

从这个几乎完全一致的疫情曲线,完全可以看出来尼泊尔的疫情来源。

在今年2月,尼泊尔曾有一段时间每日新增只有几十例,印度也已经承诺了向这个邻国大量出口疫苗,一切都看上去十分光明。

但现在,美梦完全破碎。


● 首都加德满都,身穿防护服的男子正在露天火化新冠肺炎病逝患者的遗体

印度和尼泊尔的交流紧密,比如他们的末代国王贾南德拉及其王后,也在上个月去印度参加了大壶节。

——也毫不意外地染上新冠病毒。

国王只是无数尼泊尔人的一个缩影,两个国家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所以那些从印度前往尼泊尔的人,把新冠变异病毒也带了过去。

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与印度接壤的蓝毗尼县,都已经完全沦陷。



尼泊尔政府已经发表声明:


“持续恶化的疫情已经超过卫生系统的应对能力,尼泊尔医院已经没有足够的床位,形势难以控制。”
“局势失去控制,恳请邻国、友好国家和国际组织予以帮助,为我们提供疫苗、检测设备、供氧设备以及重症医疗药物和用具,支持我们应对这场疫情。”




另一个让人担忧的事情是,喜马拉雅山的登山者,大多选择从尼泊尔入境。


所以,这一次尼泊尔的暴发,也影响到了世界之巅。

据报道,位于尼泊尔境内的珠穆朗玛峰大本营已有至少17名登山者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根据登山者透露,越来越多的登山者出现新冠症状,而且新冠病毒测试呈阳性的人数也在增加。



尼泊尔政府捉襟见肘,在疫情暴发的现在,并没有多余的精力为珠峰提供帮助。

而一些大型探险队,也只能自己把检测工具带到珠峰大本营。

可这样捡漏、没有数据支持、没有人员流动追踪的检测,对于珠峰大本营可能的暴发,并没有太多的帮助。



我们能够知道的,只有从各个零散地方得来的信息。

喜马拉雅救援协会称,他们已经收到了17例登山者检测为阳性的确诊信息。

珠峰大本营的医生说,出现持续咳嗽、发烧的人,每天都在增加。

“到处都有人在咳嗽,但这并不只是登山者在这里出现的常规性症状,人们很痛苦,还有发烧和身体疼痛等症状。”     


● 攀登珠峰项目去年曾因疫情而暂停,但这个登山季已有1500人上山

珠峰大本营可能出现了新冠暴发,但没有人知道具体的信息。

登山界人士担心,如果疫情在珠穆朗玛峰上严重暴发,将造成“毁灭性的后果”。




近日,中国疾控中心报告了3例从重庆入境的新冠病毒确诊病例。

经过基因测序,这3例年龄在20~30岁之间确诊患者都感染了印度变异病毒。

这次披露的信息,细究起来让人也对这种变异病毒的狡猾认知更深。



这三位同胞虽然在印度生产基地工作,但他们的工作场所是无尘环境,一直采取相关预防措施应对疫情。

在从印度回国期间,三人全程穿着防护服、N95口罩、护目镜和手套,全程乘坐包车而非公共交通,采取了充分的保护措施。

他们三人在印度多次核酸检测都是阴性,一直截止到起飞前两天,检测的结果都是阴性的情况下才入境。


● 红点为3例入境重庆病例的毒株,黄色背景为来自印度的B.1.617谱系的代表性毒株

三人体温正常、没有任何感冒症状,但胸部CT结果却提醒了感染性病变,肺部出现感染。

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在重庆隔离期间检测发现感染,而是在印度继续停留……

一旦出现了症状,就已经是重症。



在印度这个养蛊罐中,病毒不停地在变异,养出的蛊王,也远非最开始的新冠病毒可以比拟的。

不惧炎热,传播性更强,更加隐蔽,症状更严重,从出现症状到死亡时间大幅缩短。

而这一波暴发,又势必会带来更多的变异……



印度疫情已经带崩了几个邻国,我们现在能够正常出行、玩耍,也都靠着前期的严防死守,来之不易。

现在虽然疫情离我们似乎已经渐渐远去,却也绝不能掉以轻心,否则也有前功尽弃的可能性。

希望疫情尽快过去。

点赞(0)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