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收下滑,新零售亮眼,有赞距离Shopify还有多远?


熔财经 366 阅读 | 0 评论 |

grey shopping cart

有赞要深度对标目前全球最大的交易SaaS类产品Shopify,将在产品技术、GMV、收入全面超过Shopify。

据媒体报道,2017年3月1日,中国有赞创始人&CEO白鸦曾在内部邮件如是说。那是有赞成立的第五个年头,据称有赞微商城在这一年实现持续盈利。

按照白鸦的设想,SaaS业务在中国基本可总结成:三年投入,第四年微利,第五年开始赚回所有过往所有投入,第六年躺赚。

不过,梦想与现实,向来有差距。

今年是有赞成立的第9年,距离白鸦的“第六年躺赚”已过去3年,但有赞躺赚的日子,还远未到来。而与Shopify的距离,似乎依然不小。

一、营收下滑、新零售翻倍,有赞半年报喜忧参半

8月11日晚,中国有赞(下称有赞)发布了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业绩报告。

据半年报显示,有赞2021年上半年营收下滑,亏损依然。

具体来看,其上半年营收为8.03亿元,同比下滑2.5%。经营亏损4..49亿元,同比扩大87.3%。期内亏损3.70亿元,同比扩大60.9%。

可见,成立九年的有赞非但未能躺赚,反而陷入持续亏损的泥淖。

事实上,自2018年借壳上市以来,有赞已连续亏损三年。在去年因疫情助推零售线上化,有赞的亏损,一度有所收窄。但随着今年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后,其并未能延续亏损收窄的势头,相反有扩大的趋势。

据财报数据显示,从2018年到2020年,有赞分别亏损7.26亿元、9.16亿元、5.46亿元。加上今年上半年亏损的4.49亿,三年半时间累计亏损约为26亿元。

目前有赞的收入分为订阅解决方案、商家解决方案和其它三大块。造成上半年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商家解决方案收入大幅下滑。

据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30日,其商家解决方案收入为2.89亿元,同比下滑了15.2%。而其最主要的订阅解决方案收入为5.08亿元,反而同比增长了6.8%。同时,其它收入方面也有所下滑。

造成商家解决方案收入下滑的原因之一是交易费用减少。财报指出,有赞已于2021年2月终止其交易服务(即将支付业务剥离上市主体),且其后不会产生交易费收入。

不过,有赞的交易费毛利率一直不高,且不断下滑,算是拖后腿的那种。2018年中国有赞交易费毛利率还有5.1%,到2019年就变成了1.0%,在2020年前三季度甚至入不敷出,发生了0.9%的毛损率。因此,将其剥离,对有赞来说也是无奈之举,但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而订阅解决方案收入增加主要源于客单价增长。

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有赞新增付费商家数量达到19054个,相比去年同期的32359个,增速几乎腰斩。不过,其存量付费商家ACV(平均合同金额)达到12811元,同比增长了8%。这跟有赞拓展了有赞连锁、有赞美业、有赞教育等更高级的行业解决方案有关,也意味着有赞的大客化有了一定的进展。

营收下滑、亏损加剧之外,有赞财报也有几大亮点。

一方面有赞上半年全站GMV达到481亿,同比增长4%。尤其是新零售业务增长强劲——来自门店SaaS产品的GMV增长翻倍,占比总GMV的25%。

另一方面,周期内单个商家平均销售额超过55万,同比增长超19%。

此外,其整体毛利和毛利率也略有上涨,两者分别同比增长1.2%和2.3%。毛利率提升到60.7%。

事实上,造成有赞亏损的罪魁祸首是高昂的销售开支。

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有赞毛利为4.87亿元,销售开支为4.38亿元,两者几乎持平。而2021年两者分别为4.81亿元和3.39亿元。可见,相比去年同期数据来看,销售开支和毛利之间的差距在不断逼近。

销售开支居高不下。一方面跟有赞销售模式有关,其订阅解决方案订单需要给直营(直销)和代理(代理商)销售员提升,分摊了利润。另一方面,也跟SaaS服务的中小商家流失率高有关。

总的来看,有赞的2021年半年报虽然不乏亮点,但也存在不少隐忧,从而引发了市场担忧。这从财报发布次日,8月12日有赞股价下跌15.25%也能看出。

二、对标Shopify,有赞到底离“偶像”还有多远?

就在有赞发布半年报的不久前,北京时间7月28日,有赞对标的Shopify Inc.(SHOP)公布了第二季度财务业绩。

财报数据显示,SHOP第二季度总收入为11.194亿美元(约合72.4308人民币,同比增长57%;净利润为8.791亿美元,同比增长2342%。对比来看,有赞第二季度的总收入为3.96亿人民币,同比下滑14.3%;净亏损约为2亿人民币,同比扩大一倍多。

因此,单从第二季度来看,Shopify已经实现盈利,且其收入几乎是有赞的近20倍,尤其是Shopify的增长速度非常吓人。

抛开技术不好对比,收入之外,在有赞想要对标的另一指标GMV方面,两者差距仍然很大。

2021上半年,Shopify的GMV为422亿美元(约合2730.551人民币),比2020年第二季度增加121亿美元,同比增长40%。而有赞全站上半年两个季度的GMV为481亿元。前者第二季度GMV,几乎是后者半年总和的近6倍。

可见,单从各项财务数据和发展趋势来看,有赞与Shopify依然存在明显差距,市值方面亦然。截至8月12日收盘,有赞的市值为172.60亿元,而同期Shopify市值为1853.40亿美元,差距明显。当然,差距的另一面就是空间,这也意味着无论从营收规模、收益、还是市值方面来看,有赞的天花板还有很高。

客观来说,用有赞去对标行业全球最头部的玩家,差距肯定是有的,而这也跟诸多因素相关。

一方面,Shopify的成长比有赞要早很多。早在2006年Shopify就正式发布了,有赞诞生比其晚了近6年。同时,Shopify同样也曾经历了多年不盈利的状态。

另一方面,就数字化程度而言,当下的中国企业与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较大差距,而这也是有赞的机会。

目前来看,尚未盈利可能并非最大痛点,这可以通过规模扩大摊薄成本、技术和服务优化提升用户粘性等进行拉近。相反,在核心商业模式上出现的差异,更值得警惕。

目前Shopify和有赞的收入均主要来自对商家收取的SaaS订阅费,以及基于平台GMV收取的佣金。也就是有赞的订阅解决方案和商家解决方案,但在核心驱动力上又有略有不同,其中有赞以订阅解决方案收入为主,而Shopify以商家解决方案收入为主。

2021年二季度Shopify订阅解决方案收入为3.342亿美元,在总收入中占比仅为29.8%。而有赞二季度的订阅解决方案收入在总收入中占比超65.4%。

两者驱动不同意味着什么呢?那就是相比而言有赞会更依赖商家数量,如果不考虑订阅价格提高,只有更多的商家数量,才能带来更多的订阅收入。当然,大客化也是一个方向。但问题是,现在有赞的订阅套餐实际上要Shopify高不少,且还有微盟这样的强劲对手,如何提升进一步想象空间,值得有赞思考。

而以商家解决方案为主要收入的Shopify需要做的就是帮助商家把GMV做高,对应的收入就会提高。而商家GMV的提升,也会进一步增加商家粘性,从而形成良性循环。这也是Shopify商家流失率要比有赞低的原因。

此外,由于支付环境不一样。支付带来的收益在Shopify是正的,这是其一个重要收入来源,而有赞已经将这部分剥离了。

最重要的是,尽管现在有赞在与微博、抖音等不同平台合作,但微信生态仍然是有赞的基本盘,这也意味着后续发展,可能会受到大平台影响。

如此前传出阿里和微信要互相开放生态时,有赞和微盟的股价下跌,就是这种影响的一个例子。而从长远来看,阿里和腾讯互相开放可能是大趋势,这也是赞来需要重点思考的另一个问题。

当下通过对更多垂直细分赛道的深挖、在新零售等电商平台没有优势的领域开拓,无疑是一个很好的方向之一。

总的来说,中国的SaaS行业发展潜力依然巨大,而电商SaaS也是这个赛道跑得最快的细分领域之一,作为电商SaaS行业的头部企业,有赞和微盟仍然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尽管当下摆在有赞面前的问题依然不少,目前有赞与Shopify之间,也还隔着无数个微盟。但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点赞(0)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