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假潮牌大戏:我就是山寨Supreme,你来打我呀


95 阅读 | 0 评论 |

哪怕不关心时尚的人,大多也听过宇宙潮牌Supreme的名字。只有你想不到,没有联名大师做不到。 

一块印上Supreme的砖头,转手就能在线上变成潮流狂热粉的天价圣物。真正实现点石成金,让人惊呼法力无边。 

不过呢,圈钱联名小能手难免也有湿鞋的时候。前有三星集团大型打脸,后有直播一姐薇娅翻车。除了品牌方躲在背后笑呵呵,当事人在事发时和吃瓜群众同样一脸懵。 

什么?我手上的Supreme是假的? 

世上居然有2个合法存在的Supreme? 

还有“纽约至尊(Supreme NYC)”和“意大利至尊(Supreme Italia)”? 

那么问题来了,什么样的商业奇才竟能把韩国第一财团及全球好物推荐官玩得团团转? 

这一切要从Supreme的发家史说起。 

Supreme这个品牌最早由美国人James Jebbia于1994年在纽约曼哈顿富人区创立。当时的Supreme 还只是一个聚焦于滑板文化的潮流小众店。 

随着聚集在店铺门口玩滑板的酷people越来越多,这家小店逐渐变成潮人圣地。醒目的Box Logo也跟着变成个性、反叛、潮的认证章。 

分享一个因吹斯挺的小花絮:这个日后风靡全球大红LOGO并非Supreme首创! 

原版印花来自美国观念艺术家芭芭拉(Barbara Kruger)于1990年创作的平面讽刺作品“我买故我在(I shop therefore I am,上图左)”。而James Jebbia在4年之后借鉴了人家,还将这个讽刺消费主义的设计作为自己的品牌视觉。 

或许是艺术家不太在意钱,当年芭芭拉女士并未因此事跟James Jebbia计较。 

但这都还不是最荒诞的事情。多年以后,一位名叫McSweeney的女设计师推出了一件印有“Supreme Bitch”的 T 恤,以讽刺Supreme及其品牌拥趸所代表的厌女文化。Supreme竟以1000万美金的索赔向McSweeney发起商标侵权诉讼。 

故事发展到这里,芭芭拉女士感到哭笑不得。面对八卦记者的追问,她表示:“这都是一群什么傻*,我的作品本来是做来讽刺消费的可悲荒诞的。我正坐等他们来告我侵权呢!” 

除了LOGO,Supreme还曾因挪用LV家的经典Monogram印花而在2000年被告上法庭,Louis Vuitton要求下架并销毁所有相关产品。 

时过境迁,曾经的仇家17年后一派和气地推出Louis Vuitton x Supreme联名系列,携手捞钱。 

真是结结实实地教育各位看客,什么叫资本世界“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同年,Supreme将50%股份卖给凯雷集团。Supreme的狂热粉丝大骂James Jebbia背叛了反主流的街头文明。简直可以想象James先生在屏幕后微笑的样子。 

既然正宫Supreme发展得顺风顺水,Supreme Italia又是怎么出现的呢? 

Supreme经营得越来越好,名声也已经风靡全球。可创始人James Jebbia对商标保护并不重视,直到2011年才向纽约当局申请注册商标。此时距离品牌创立已经过了17年。 

并且,在商标首次注册的两年真空期后,公司律师团才以龟速在全球范围徐徐展开注册行动。先是英国;2014 年在德国、智利、巴西;2015 年则是法国以及比荷卢三国经济联盟;2017 年才来到其他发展中国家…… 

论心大,芭芭拉女士还得叫James一声师父。 

以这样的市场反应速度,精明的小商贩早已闻到了商机,还抓住了法律漏洞。 

2015年,在意大利南部小镇巴列塔,一个名为Michele Di Pierro的纺织工人(相传有黑手党背景 )向意大利专利商标局提交了“Supreme Italia”山寨商标注册申请。 

抄袭的手法朴实无华,只是单纯地将Supreme的大红LOGO放大,就这样通过了商标局的审批。 

获得合法许可的Michele Di Pierro,从此开启自己的模仿游戏。截止至2017年,这位冒牌商贩通过卖假货所获得的收入已达到67.9万美元。 

铺货面积之大,让不少意大利人误以为意大利才是潮牌Supreme的发源地。 

James Jebbia真的心大到完全放任不管吗?当然不是。 

罢特,“Supreme Italia”的商标确实是合法注册的,而意大利的监管机构是不会检查是否有其他类似的提交申请的,申请者皆过。 

因此,在这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下,听到抄袭者Michele Di Pierro在法庭上辩解称“我们的品牌靠的是质量,不是LOGO”,纽约至尊除了气得直跺脚,也无可奈何。 

正牌纽约至尊只能展开长达数年的法律拉锯战,收取一些不痛不痒的小额赔偿。这种僵持情况也为后面的两场大瓜埋下伏笔。 

Supreme作为冉冉升起的潮流巨星,在联名的路上玩得不亦乐乎。对时尚外观有着同样追求的韩国三星集团也想来参局,互蹭一波流量。 

2018年12月10日,三星在北京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宣布未来将与宇宙潮牌Supreme达成品牌战略合作伙伴关系。 

两家硕大的LOGO如家人一般亲密地出现在现场屏幕上。 

Supreme品牌代表还现场宣布,计划2019年在中国市场推出线上旗舰店和线下门店,上半年还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中国首秀。 

只是,眼尖的网友发现了不对劲——为什么Supreme的品牌方代表是两位中国人呢? 

这颗质疑的小火种在网络上迅速燃烧起来。接着,开始有科技圈博主尴尬而不失礼貌地暗示三星:你们找来的好像不是正牌Supreme哦。 

正当三星还在疑惑自己是否真的在经历一场至少有 1900 万人观看的大型社死现场时,身在纽约的正宫Supreme及时给予了答复:“我们没有跟三星合作,也没有要在北京开店,也没计划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办什么首秀。” 

看完ins动态的三星中国区公关,估计尴尬得脚趾快把地板扣穿 

2018年1月12日,接受现实的三星发布声明:将重新评估与“Supreme”的这次合作关系。(翻译:我们承认打脸了,赶紧分手吧。) 

剧情到这的合理走向,理应是Supreme Italia冒牌身份暴露,灰溜溜地退出中国市场才对。但现实世界总比小说精彩,离奇的翻转往往让人意想不到。 

眼看到手的生意被正宫搞黄,恼羞成怒的意大利至尊在12月15日跑出来放话:我们明年不仅要入驻天猫、京东,还要在全球开设70家以上的实体店(你吹乜~来打我呀)。 

意大利至尊不仅嘴皮子功夫了得,执行力上也是说到做到(至少在这点上,建议正宫可以学习一下)。 

2019年3月,距离上次发布会仅时隔3个多月,Supreme Italia就在上海开出中国首家线下实体店。5月份火速开出第二家。一时间,真假Supreme的讨论在网络上再次掀起。 

本来呢,这种不占理的生意在自家门口闷声发大财就好了,Michele老哥非得敲锣打鼓弄得人尽皆知。 

这不,动静太大成功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我国商标局都出面主持公道了(起立鼓掌)。经过调查,商标局于2019年6月份撤销Supreme Italia抢注的在华商标。 

屡次得手的“合法假货”Supreme Italia总算是在中国栽了跟头,占地400平米的两层旗舰店也随之关门大吉。 

可以说,这是Supreme NYC在全球范围内的首次维权胜利和重要里程碑。 

由于疫情到来,Supreme Italia消停了一阵子。可一年之后它卷土重来,为中国观众带来更为出圈的瓜,还把直播一姐送上了风口浪尖。 

2021年5月14日晚,薇娅像往常一样出现在直播间,为她的“521薇娅狂欢节”开足马力。当晚售卖的一款198元“潮牌Supreme与国货品牌古姿GUZI联名的挂脖小型风扇”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Supreme联名!只要198! 

没错,眼尖的网友发现,还是熟悉的配方。 

次日,国内时尚博主给广大网民进行了一次时尚科普,分析Supreme NYC与Supreme Italia的区别。正版Supreme从未和任何国产品牌联名,更别想以198元买到! 

舆论顿时炸了,除了薇娅的团队狠狠跌了一跤以外,品牌方古姿GUZI也是一脸懵:我签的不是正牌Supreme? 

在遭受一场关于品牌授权供应链的社会毒打后,这个初创公司才明白自己上当受骗。而支付给所谓“Supreme中国区品牌方”的联名费用,也变成一笔高昂的学费。 

闹到最后,以主播和品牌方向买家道歉,订单全额退款、无需退货的诚意方案,才算平息了风波。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对在圣马利诺、意大利、印尼、新加坡、西班牙等地都注册了 Supreme 商标的Michele Di Pierro父子,在长达6年的招摇撞骗后,总算在英国迎来了法律制裁。 

就在几天前,英国法官和陪审团裁定,判决 Michele Di Pierro 父子各自入狱服刑 8 及 3 年,并支付1000万美元的赔偿金。不过呢,这对父子俩最终并未出庭,玩起了人间蒸发。英国当局已对两位在逃犯人发出逮捕令。 

目前来看,这场长达6年的商标大战仅剩的悬念,就是父子俩和警察谁跑得更快咯。

点赞(0)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